> 主页 > 家长学校 >

雪尼和卓别林被送到汉威尔贫民孤儿皖学校,你

发布时间: 2018-11-15 20:28 发布单位: 本站 浏览量: 【公开】
不久,雪尼和卓别林被送到汉威尔贫民孤儿皖学校,那里离伦敦市区大约有20千米,母子3人要见上一面,要费很大周折。莉莉哈莱时常被思念儿子又不能及时相见的痛苦无情地折磨着,偏头痛发作得更加频繁了,痛得。她常常整夜不能入睡。卓别林7岁那年,由小班升人大班,算是正式人学了。虽然汉威尔的孤儿学校对学生照顾得很好,有饭吃,有衣穿,但没有母亲在身旁,卓别林仍然感到生活是凄凉的,周围的环境和气氛是郁闷的。汉威尔孤儿学校对学生的惩罚十分严厉,卓别林7岁时曾领教过一次,就是那次惩罚,使卓别林终身难忘。一个星期四的下午,卓别林正与同学游戏,学校的喇叭突然响了,每个学生都僵在原地,提心吊胆地静听着。让卓别林万万没想到的是喇叭里竟念出了他的名字——查尔斯·卓别林。他虽然很吃惊,却没有害怕,因为他清楚这星期自己根本就没犯什么错误。
 
 
卓别林
第二天,卓别林走到校长坐着的长桌子前,身旁那个常被人诬告而受罚的同学悄声告诫他:“千万不要否认,否则你会受到更大的惩罚。”“有人告你放火烧厕所,你知罪吗?”校长在长桌子后面厉声问道。卓别林这时才明白过来,自己被人诬告了。原来,昨天有几个学生在厕所里的石头上烧碎纸,正巧被上厕所的卓别林撞见,他们怕卓别林去告发,就来了个恶人先告状。这件事卓别林本来是可以解释清楚的,但听了校长的问话后,他首先意识到挨打的危险性,因为他曾经看别人挨打时差一点被吓晕过去,所以就忘了解释。在校长严厉的责问声中,他像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控制住了似的脱口而出:“有罪。”于是旧戏重演,卓别林被摁在长桌上,拉下裤子,露出屁股蛋来,人髙马大的执行者高举又粗又大的藤条,照准他屁股蛋猛抽3下。卓别林被打得不能动弹了,钻心的疼痛使他差一点停止了呼吸,但他竟没哼一声。当他被人抬到垫子上休息时,他觉得自己原来是那么的勇敢和坚强,于是在心里胜利地笑了。
 
 
卓别林
雪尼站在学生队伍中,当藤条抽到卓别林屁股上时,他心痛得哭了。惩罚结束后,雪尼连忙跑过去,要把卓别林背回宿舍,卓别林却坚强地说自己能走。但剧烈的疼痛使他终于没能站起来,还是老实地让雪尼背着。“我没有放火,”卓别林在雪尼的背上说,并讲了事情的经过。“你当时为什么不解释呢?”雪尼责怪道。背上的卓别林叹了一口气,“谁能证明火不是我放的呢?”7岁的卓别林说出了大人才能感悟到的话。事隔不久,由于生活的重压和偏头痛无休止的折磨,莉莉哈莱疯了,被送进了疯人院。雪尼和卓别林得知这个不幸的消息后,没有号啕大哭,却彻底绝-了。法院将雪尼和卓别林判给了査理卓别林,由他来承担兄弟俩的抚养义务。学校将雪尼和卓别林送到了査理卓别林的家——肯宁路287号。家里一下子多了两个吃闲饭又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人,露易斯心中十分不满,整天哭丧着脸,还时常喝得醉酺鼸的对雪尼和卓别林大发脾气,而査理卓别林仍常在外面喝酒,很少回家。雪尼和卓别林感到无依无靠,伤心极了,更加想念母亲莉莉。哈莱了。
 
 
卓别林
有一天傍晚,露易斯又喝醉了酒,竟大骂雪尼是小流氓,不准他在屋里睡觉。雪尼一气之下离开了家。卓别林一直为雪尼担心,等肯宁路所有的店铺熄了灯,街上渺无人迹时,他决定出去找雪尼,可刚蹑手蹑脚走到楼梯时,就被露易斯发现了。她大叫着要卓别林也滚蛋,离开这个家到他酒鬼父亲那儿去。挨了辱骂后的卓别林,毫不犹豫地离开了家,他决定去找父亲。卓别林在不远的王后酒馆找到了父亲,那时查理卓别林正准备离开酒馆。一见到父亲,卓别林忍不住伤心地哭了,他上去扯着父亲的手,哭诉着说:“爸爸,她要赶我们走。”査理卓别林牵着儿子的小手,一边跌跌撞撞地往前走一边说:儿子,跟爸爸回去,看谁有种不准你进屋。”回到家,査理卓别林站在那儿,双眼凶狠地盯着露易斯,厉声问道:“你为什么要赶他们走?”不等露易斯回答,他突然从旁边的架子上抄起衣服刷子,对准露易斯猛地扔过去。刷子正打在露易斯脸上,她立即就晕倒在地上。卓别林被父亲的举动吓呆了,他认为父亲不应该那么粗暴地动手打人,而应该与露易斯讲道理才对。藏在鞋中的金币不久后的一天下午,雪尼和卓别林正在楼上做功课,突然听见房东太太在楼下叫,说有位夫人找他们。兄弟俩下楼来,当时就愣住了,原来是母亲莉莉哈莱_好出院来接他们了。兄弟俩鸟儿似的扑向母亲,母子3人抱着痛哭了一场。雪尼和卓别林那孤寂、冷漠、愁闷的日子终于结束了。査理卓别林在肯宁顿路口为母子3人租了一间便宜的房子,并向莉莉哈莱保证每星期按时送去10个先令的费用。房子附近是一家腌寒厂,街的尽头是一家屠宰场,每遇风向不好,他们便闻到一股难闻的廉味和让人恶心的腥臭味。
 
 
卓别林
母子团聚之后,卓别林又对戏剧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一天,莉莉哈莱对唱完歌的卓别林说:“儿子,你应该去学戏剧,记得你5岁那年头一次登台,就受到观众的好评,你有这种才能。”“是呀,”卓别林立即赞同,“我对学校开设的有些课程根本就不感兴趣。”在这次谈话后不久,查理卓别林从内地巡回演出回来,他将10个先令送到莉莉哈莱手中说:“我想让卓别林到兰开夏八童伶木屐舞蹈班去学习,班主杰克逊是我的好朋友,我和他已经谈好了;一方面我们的儿子有表演天才,另一方面解决了他的吃住问题,同时,他每星期还可以挣半镑钱,一举三得,不知你同不同意?”“这事得让我想想。”莉莉哈莱一时拿不定主意,因为她要对儿子的一生负责,不能让儿子随便中断学业。第二天,莉莉哈莱便去了兰开夏八童伶木屐舞蹈班,拜访了班主杰克逊先生。杰克逊先生对她很热情,并带她观看了孩子们的学习和演出。莉莉哈莱感到十分满意,回来后对卓别林说:“儿子,你愿意去学戏剧吗?”卓别林别提多高兴了,当即表示:“愿意呀,不管去哪儿学习都行,只要是演戏。”就这样,卓别林中断了学业,进了兰开夏八童伶木屐舞蹈班。卓别林学习很刻苦,几个星期之后,他就能和班里的孩子一起上台表演了。不过卓别林的愿望是能单独上台表演,但杰克逊却一直没有给他这种机会。
技术运营支持:教育科技有限公司    客户服务热线:024-31668818
Copyright 2016 yun.syn.cn All rights resevered 辽ICP备15014174号-1